娱乐

《戏剧周刊》称卡麦隆-麦金托是“戏剧制作的沙皇”

2019-08-25 08:52:40   

 

2009年07月17日14:04

  

 

  卡麦隆-麦金托什是当今最负盛名的制作人。他1946年10月17日出生于英格兰曼菲尔德。1993年的美国杂志《戏剧周刊》称他是“戏剧制作的沙皇”。也是在这期杂志里,他被评为美国戏剧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中的第3名。很少有制作人具有如此的非凡才能,多数人都是企业家型的。像他这样的制作人是凭一种直觉去寻找新的天才,然后再使这些天才运转起来,从而使其制作人的工作有了无止境的价值。

  卡麦隆的母亲生于马尔蒂斯,他的父亲是苏格兰人。麦金托什在贝斯的一个小公立学校上学。1954年8岁的时候观看了朱里安-斯拉德的音乐剧作品,从此迷上了音乐剧。他说,“我真正被吸引的是搞制作,制作能够把艺术都汇集到一起,比如说能够把布景、演员还有其他的事情汇集到一起。我有一种直觉,如何把这些不同的因素收拢,这种直觉一直在引导我,使我能够不断地持续干下去。我所能获得的一些成功,就是我能够把这些感觉放在一起,综合起来,包括我对这事业的爱。”他在校时以达里尔-F-麦金托什闻名。离开学校后,他又学习了一年,之后成为皇家剧院的德鲁利-莱恩的舞台经理助理,那时剧院正在演出音乐剧《卡米洛特》。他尝试着制作几部省钱的巡演剧目,之后于1969年又到伦敦西区搞制作,使音乐剧《一切逝去》再度流行。但在演出27场后,该剧即遭到了大失败而停演。《特里洛尼》(1972)与《卡片》(1973)获得较大的成功,在制作了一些平平淡淡的作品后,麦金托什终于在1976年以《与桑代姆肩并肩》(Side by Side by Sondheim)取得了突破。随后的几年里,他成功地使《奥立弗》、《窈窕淑女》、《俄克拉荷马》得到了新生。

  之后他遇到了安德鲁-洛依德-韦伯,两人于1981年共同创作了《猫》。该剧改变了他们的一生,成了音乐剧的典范,它推翻了音乐剧的旧有模式,提供了一种朴素而活泼的戏剧方法,它不依赖大牌明星,歌曲易于上口。80年代,麦金托什因制作《歌与舞》、《悲惨世界》、《歌剧院的幽灵》、《西贡小姐》而越来越有名。1990年《西贡小姐》一剧证明麦金托什是一位极有影响的人物。当美国演员工会起初反对詹那森-普莱斯在西老汇演配角,“因为它侮辱了亚洲社会”时,他威胁要停演该剧及其他一两个剧目,演员工会立刻屈服了。这个事件不利于改善他在纽约戏剧界的粗鲁作风的名声,纽约戏剧界的许多人反对他专断的作风和“浮华的”市场手段。出于某种原因,当他把他在伦敦的佳作《五个叫莫伊的家伙》搬到百老汇时,他故意不用某些情节,这可能也是该剧不太成功的原因之一。1992年麦金托什遭到了少有的失败,有人说这标志着他开始走下坡路了。据报道《莫比-迪克》(被抨击为“完全的失败……垃圾”)15周的演出花去了他100万英镑,使他失去了很多尊严,他暗示他可能已经过了自己的巅峰时代。但是,麦金托什坚持认为,很多制作人总是把老戏进行重演,这虽会取得非常多的经验,但仍不过是体会这些作品好的思路,而不是创造了新的作品。创造新的作品有时候会成功,有时候会失败,衡量一个剧的成功的方式,不是一个剧能赚多少钱。他说,“对我来说,为什么我不能下个赌注呢?人们怎么能够体会到,如果没有像我这样的人,勇敢地把这样一个新的作品变成一个机会,大家又怎么去体会呢?如果大家都不这么做,新的剧目会从哪里来呢?”他甚至解释,这也是他职业生涯中所应交的学费和参加的考试。

  幸亏他十分富有,他的财富总额大约是2亿英镑。他在纽约、法国都有住宅,同时在苏格兰的北部高地有一座价值137万英镑的夏季别墅,他曾在此地从他的姨妈那里继承了一所非常小的房了,接着就买下了被他看中的附近的大房子,同时拥有了12000英亩的附带庄园。而且,在金钱方面更幸运的事不断冒出来:1991年他的薪水就超过800万英镑,他是全英国前100位最富的人之一。他通过收购在伦敦西区两家剧院——威尔士王子剧院和爱德华王子剧院的股份而成为持股人。他对音乐剧的热爱——他制作的所有剧目——使他把自己的据猜测为3亿英镑的财产分布在许多耗资巨大的事业上。他还资助许多小的戏剧项目。他拿出200万英镑捐赠给牛津大学奖励戏剧和音乐剧的最佳教授;他对皇家国民剧院100万英镑的赠款使《旋转木马》和《斯维尼-托德》得以重新上演,这两个剧目获得了高度赞扬,是五个经典音乐剧系列重演的头两个剧目。但他并不完全是一个慈善家。据报道,当作品最终要进行商业运作时,他保留了各项权利。他的出名很大程度上是仰赖于地精明的生意头脑。除了具有骑士精神外,他还在1991年获得杰出成就观察家奖,1992年获威望很高的理查德-罗杰斯音乐剧佳作奖,哈罗德-普林斯、朱莉-安德鲁丝和玛丽-马丁曾获得该奖。1993年,在一位令人生畏的记者的帮助下,他努力回忆起了他在世界各地制作过的音乐剧。它们包括6个《猫》的制作、20个《歌剧院的幽灵》的制作、12个《悲惨世界》的制作、7个《西贡小姐》的制作、4个《五个叫莫伊的家伙》的制作、两个《歌舞团》的制作……等等,等等。麦金托什说,“我并没有做任何事情想谋求国际上的成功,是有很多人从海外不同的国家来找我要这些戏,我从来没有梦想过世界的其他地方的人会把我的这些戏搬到那里去上演,安德鲁和我最开始是把《猫》剧搬到维也纳上演,这是首次到别的国家去演出,那时候我们也很天真,我们觉得非常吃惊,居然有人要求我们把戏放到他们国家去演,维也纳的演出是发生在百老汇版本之前的,在此之后就是一个一个的城市都来谈了。《西贡小姐》也是像这样被要求到哥本哈根演出的,这使这些剧目不再单纯是英国的音乐剧,它是国际性的表演,我发现这些事情是非常激动人心的。”


展开全文

热点新闻

[!--temp.tongjiqi--]